cssauh.com 首页  
OlympicNew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   登陆登陆 

厉以宁喊“只有拉大贫富差距,才能推动社会进步;经济学家要顶住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cssauh.com 首页 -> 檀香山论坛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Mano



注册时间: 2005-01-18
帖子: 156

帖子发表于: 星期五 三月 30, 2007 11:25 am    发表主题: 厉以宁喊“只有拉大贫富差距,才能推动社会进步;经济学家要顶住 引用并回复

厉以宁喊“只有拉大贫富差距,才能推动社会进步;经济学家要顶住互联网压力”的背后

(What's your thinking about this professor and his son? He is the first scholar who encourage Stock Market in China. He came to UH for his speech just several monthes ago. Sign!!!!!
Compared to Prof.Xianping Lang and Prof.JInglian Wu, .................)

全文转自网络

今天,人民网在首页刊登了经济学泰斗厉以宁的文章,标题是“厉以宁:关于遗产税的一些思考”(《人民日报》4月6日 第十五版),厉以宁“思考”了什么呢,简单来说,就是用“遗产税”来“对收入分配进行再调节”,“再调节”调节谁?简而言之就是富人,按照厉以宁的说法“在市场机制之下,个人之间收入差距的扩大往往不可避免;如果个人之间收入差距的扩大超过了一定的‘度’,不仅会影响社会的安定,而且对经济的持续增长也是不利的,因为人们有支付能力的需求受到了限制”,草民读后,顿觉事态之严重,因为以厉以宁大师以一贯之的态度,说明社会对这个“度”可能已经忍无可忍,“影响社会的安定,而且对经济的持续增长也是不利的”看来连厉大师都感觉到“痛”了。

按照厉大师的“思考”,“遗产税(或继承税)的开征,是政府进行个人收入调节的重要手段之一。”,看来厉大师是赞成开征遗产税了,并且提出了更细致的“思考”“一、应当及早建立个人财产登记制度。二、应当在开征遗产税(或继承税)之前,建立向慈善机构或其他公益事业的捐献免纳遗产税或扣除的制度,这样可以鼓励人们捐献。”。但是,草民有个惊诧,因为厉大师的立场转变得太快、太突然。

就在这番“思考” 的之前4个月,厉大师还在义正词严地高呼“不能简单地利用税收杀富济贫…在北京大学第七届‘光华新年论坛’上,…厉以宁谈到如下观点:中国的发展,需要中产者队伍的壮大;而中产者队伍的壮大,主要应该依靠较低收入者逐步提高他们的收入,而不是靠实行高税收,把富人降为中产者。”(2004年12月27日《华夏时报》),当时,厉大师对“遗产税”的态度是非常厌恶且坚决的,“厉以宁说:…采用高税率(如高额财产税、个人所得税、遗产税等)可以把最富的人拉下来,使他们成为中产者。还有人列举北欧一些国家的情况为例,说正因为这些北欧国家实行了高额累进递增的个人所得税和高比率的遗产说,才使这些国家的贫富差距没有被拉得很大。但是,这种说法是似是而非的。”。

今天,厉以宁大师却又在此高谈阔论其“思考”,说是“在准备征收遗产税时,为了防止应纳税人事先转移、分散财产,遗产税与赠与税应同时出台,而不能只征遗产税不征赠与税。…根据中国当前的情况,遗产税征收的起点应当高一点(把一般中低收入者排除在外),而且可以采取累进税制。”,一种堵截与追击手段并举,累进税制侍候,还要把“一般中低收入者排除在外”的税收制度,不是明摆着在“杀富济贫”,意味着要“把最富的人拉下来,使他们成为中产者”么。去年12月时厉大师还斥责“实行…高比率的遗产税,.使国家的贫富差距没有被拉得很大…”这样的想法是“是似是而非的”,今天又呼唤这种税制的到来,不知道是今天的厉大师“是似是而非的”,还是4个月前的厉大师“是似是而非的”?

草民还感到头晕的是,就在2005年03月两会期间,厉以宁大师还言之凿凿地高调地宣称“经济学家要顶住互联网压力坚持真理”(《财经时报》),其中,厉大师再次强调了对以税收方法调节贫富差距的不屑,“厉委员指出;经济学家要有勇气顶住两方面的压力,一个是上面的压力,不做‘风派’;一个是互联网的压力,互联网上说什么的都有。要坚持真理,修正错误。”,其中需要“顶住”的、和“修正”的,就包括“通过调控缩小贫富差距,在分配的调节方面更多地帮助弱势群体。但绝不是“杀富济贫”,而是通过再就业工程、保障农民耕地等措施对分配进行调节。”,绝口不提税收调节,才过去一个月又如此认真地“思考”起来,那种“顶住压力”的底气为何不见了,或者是根本“顶”不住了。

厉大师的“转变”,实在令人莫名,但也并非无踪可寻,草民觉得:

第一,对来自“上面”,来自“网络”的理论上的“压力”,厉大师是不会畏惧的,是“顶”的住的,但是,这个真正的压力不是“上面”,也不是虚幻的网络,而是真正的现实,因为巨大的收入差距、贫富两级分化而带来的“不仅会影响社会的安定,而且对经济的持续增长也是不利的”后果,已经在社会生活、经济发展中真实地存在,并且已经引起中央的高度重视,邓小平说过,“那么多的财富,被那么少的人得到,要出大问题的”。所以才有高调倡导要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一是“社会主义”,二是“和谐”,两极分化不是社会主义,两极分化也带不来“和谐”。厉大师“审时度势”,掉转枪口,对准其一再讴歌的“拉大差距才能推动经济发展”的大旗,具有某种灵活的成分。

第二,厉大师只提“遗产税”,闭口不谈“高额财产税、个人所得税”,是颇有技巧的,因为遗产税是“远水”,高额财产税、个人所得税是“近渴”,厉大师虚晃一枪,还有许多精英同道人物在“梗阻”着呢,“中国税务学会会长杨崇春明确表示,遗产税开征为时尚早。他说,我们鼓励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现在的富人还不是很多。如果将起征点放低,又将直接损害刚刚富起来的中等收入者,甚至导致资产和人才流失。”(《人民日报》),因为“富人还不是很多”,要加以保护。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黄秀梅说“界定、评估、监控财产是一个复杂工程。实施遗产税法需完善实施金融实名制、建立个人信用体系,杜绝隐瞒财产的可能性,还需设立专门的遗产评估机构。”,手续繁杂,需时尚久,厉大师也心有戚戚焉。

第三,遗产税的征收,在许多国家并不理想,香港就准备废除掉,因为富人们会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将财产转移到外国,想必厉大师们料定中国也概莫能外。

第四,厉大师的“思考”中有个关键,就是财产的合法性问题,厉大师说“就遗产税(或继承税)而言,它的征收表明:只要是合法收入,个人可以使用、处置,并受到法律保护,但要把个人财产留给后人,或赠给其他人,那就应当依法纳税。”,现今中国绝大多数富豪的财产,根本无法证明“只要是合法收入”,但是他们却依然“使用、处置,并受到法律保护”着,比如,厉大师及其亲属的财产状况,社会上质疑颇多,可是就是“不见庐山真面目”,更多的社会贤达、政府高官的家庭跻身富豪行列。谁能够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所以,厉大师敢于疾呼“但要把个人财产留给后人,或赠给其他人,那就应当依法纳税。”,高官、贤达们家底都不肯或者不“方便”或者“不成熟”亮出来,一个财产公开制度都没有建立,先奢谈着“遗产税”又何妨。
_________________
鲨鱼猎食两步骤:
1)静观,足够时间的跟踪和细心的察看猎食对象及周边环境;
2)时机一到,迅猛出击.
返回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cssauh.com 首页 -> 檀香山论坛 论坛时间为 HST (夏威夷)
1页/共1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phpBB 简体中文界面由 iCy-fLaME 更新翻译web hosting